文化部全国美术考级上海名家培训中心揭牌
上海名家艺术研究协会第二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成功召开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研究 > 艺术纵横 >
艺术号·专栏|朱浩云:漫谈名士曹大铁——才骄豪气 文章绮旎

艺术号·专栏|朱浩云:漫谈名士曹大铁——才骄豪气 文章绮旎

时间:2021-09-14 13:53:00 来源:雅昌发布 作者:朱浩云

艺术号·专栏|朱浩云:漫谈名士曹大铁——才骄豪气 文章绮旎


2021年9月10日,恰值曹大铁先生诞辰105周年,笔者特撰此文追怀前辈风流。

\

曹大铁先生晚年赋词中
曹大铁(1916—2009年),原名鼎,字大铁,别字尔九、北野,又字若木、若木翁、寂翁,弟子和朋友尊称他为“铁公”。斋名“双昭堂”、“菱花馆”,江苏常熟人。他身材瘦长,相貌堂堂,满腹学识,豁达乐观,一身风流,俨然一副名士派头。民国时恩师于右任和张大千就极其赏识曹大铁的才华。于翁曾写下了“气质沈和,风仪端伟;文章绮旎,体调清华”对联赠予曹大铁,可谓褒奖有加;而张大千则给出了八字评语——“才骄豪气,三气横溢”。
纵观曹大铁先生一生,于文、史、理、工,无一不通;诗、词、歌、赋,无一不精;画、书、印、琴,无一不专;鉴、赏、藏、研,无一不丰,因之有了“江南大才子”、“奇人”、“奇才”等等之称。

\

左起:程十发先生绘《大铁词人四秩岁时造像》(钱仲联、谢稚柳、启功、许姬传、苏渊雷、钱定一等众多名流跋);刘旦宅先生绘《大铁填词图五十造像》(周鍊霞、张寒月、钱定一等名流跋);范曾先生绘《曹大铁诗人(七十岁)造像》
曹大铁出身常熟豪门巨富,多年前笔者曾应好友之邀到常熟曾赵园游玩。曾赵园是著名的苏州园林之一,也是借景造园经典之作,园内优美如画,景色迷人,现已成为常熟的著名旅游景点。后来一打听此园原为曾园和赵园,其中曾园曾为曹大铁所有,据当地人告知,类似这种带花园的住宅曹有不少,可见当时曹家的显赫。张葱玉曾戏称他是“土财主”。民国时曹大铁和张葱玉两位结拜兄弟玩得很嗨,他们情趣相投,出手阔绰,一起涉足娱乐场所,一起收藏鉴赏,一起开办公司,形影不离,交谊深厚。1963年,当曹获知张葱玉去世的消息后,悲痛欲绝,用血泪写下四首悼亡友的《金缕曲》,成为千古绝唱!

\

1947年于右任特写了“气质沈和,风仪端伟;文章绮旎,体调清华”对联赠予曹大铁
曹大铁早年从杨圻先生作诗、入张善孖张大千昆仲门墙习丹青、叩于右任先生学法书。后主攻土木工程余绪诗词书画,均臻上乘,有声海内。年少席丰厚履裘马清狂;中年慷慨任侠目不容俗;晚岁潜心格致醉心六法。习绘事,功力深厚下笔有神,苍浑渊穆名播中外;善收藏,见论高绝法眼独具,所藏名物蟫林所重;耽右椠,版本目录过目不忘,辨析精微独树一帜,著韵语,诗词乐府波澜壮阔,纪事详实文辞典雅;攻土木,年轻位高学有专着,演算精湛卓有大成!当时有不少人认为,中国建筑界从此多了一位建筑工程师,艺术史上就少了一段风云传奇。但曹大铁却走出了属于自己的传奇之路。应该讲,曹属于天才人物,文史理工集于一身,字画诗词堪称一流,但究其个人最高境界者,非诗词莫属,其中词的成就最大,影响最广。

\

民国《大铁词残稿》(曹大铁著,唐云题书名);1993年《梓人韵语》(曹大铁著,启功题书名)
尝集“文革”劫后余稿四十余万言,成《梓人韵语》,由南京出版社出版,引发文坛震动。其诗多鸿篇巨制,动辄数千言,大都系以序言本事,可补史缺。波澜壮阔纪事详实,奔放如秋水灌河,决荡如长风扇海,振迅如飚风疾电,壮阔如大野高天。此书由启功题签,范曾为作者画像,为此书作序、题跋评论及唱和者多为国内一流的文坛大家。国学大师钱仲联曾说:曹大铁的词“可补史事之不足”,足当“词史”,评价之高,由此可见。1987年中国作家协会在湖南岳阳召开旧体诗词创作研讨会,曹大铁与臧克家、赵朴初等10人被中国作家协会公认为“当代旧体诗词十大作家”。

\

曹大铁《长春图》 镜片
需要指出的是:在艺术和收藏圈内,曹大铁可谓尽弃所有、尽捐所有。他生前多次向文博机构捐赠藏品,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曹曾将他名下31座美丽庄园和花园住宅无偿捐给人民政府,这种看似千金挥洒的豪气,说到底是曹大铁对人生的洒脱,即使一九五七年反右时,曹大铁厄运降临,他先是被定为“不声不响的右派集团参谋长”,报上批判,轮番斗争。于是他的书生气发作了,宁折不弯,高呼“士可杀不可辱”,坚决要求削发为僧“投身佛门,决不回头”。于是升级,成为“极右分子”。有意思的是:曹大铁居然将牢房变作科研室,在服刑期间,安徽几十个重要工程的结构,都是由他总司设计。当刑满释放后,他见到亲朋故旧时,哈哈大笑道:“我好像进入了五年研究院,收获甚大,快活极了!”文革时,他再次身陷囹圄,但他始终保持着“老顽童”式的乐观和活泼脾性。虽然,性格无所谓好坏,但在“非常时期”,曹的性格无疑加重了他的人生磨难。同样,这段不堪回首的劫难也帮助他走向人生最后的辉煌。
要拜就拜张大千
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尽管那时海上“三吴一冯”(即指吴湖帆、吴华源、吴待秋、冯超然)风靡海上画坛,但是随着张氏兄弟尤其是张大千的异军突起,让整个中国画坛为之震动,画坛的焦点和热点几乎都集中在张大千身上,特别是在民间,流传着各种版本张大千的趣闻轶事,成为文化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

曹大铁《水墨荷花》横幅
而当时生活在常熟的曹大铁也时常听说张大千为人和高超画艺,加上曹大铁受家庭熏陶,临过不少家藏古画,绘画功底不错,又特别喜好绘画,进而萌发了要拜张大千的念头,并发誓“要拜就拜张大千”。可是,要拜张大千也不是随便拜的,除了要送拜师礼外,更主要的是要有人推荐和作保,1936年春季,经陈迦庵引荐、吴湖帆作保,曹大铁往苏州网狮园拜张善孖、张大千为师。要知道民国时沪上凡学画拜师者,不拜张大千即拜吴湖帆,至少在当时,吴的名声与张氏兄弟并驾齐驱,然上海已然新风渐侵,门户之见远非旧时酷烈;吴或未必豁达如神,但为新人计,竟也乐助其成。陈、吴两人的气度心胸,颇令曹大铁感动、终身铭记,四十年后,曹大铁落难故里,为一大帮有志于书画的年轻后生,负尽授业的职责而不独享师座尊威,更为有才艺者引荐、推介、作保,让他们走出常熟,学艺于谢稚柳、唐云、陆俨少、宋文治、徐子鹤、陈青野、黄异庵等高人名家;不能不说是陈迦庵、吴湖帆俩翁先做了表率。

\

曹大铁《群虎》横幅
据曹大铁回忆,当时拜师礼十分庄重。网狮园春簃殿外大客堂,红蜡烛、寿字香、大供桌,两把大交椅上红呢披座。依大风堂规矩,入室弟子必须二师同拜,称兄长善孖为“二师”,称弟弟大千为“八师”。两师端座椅中,曹大铁行了三拜九叩大礼。二师身旁,蹲卧老虎一。曹大铁礼毕,“二师”正色招呼曹大铁:“来来来,与虎弟握握手。”从此,曹开始在大风堂门下学画,这是他艺术人生的重大转折点。实际上,曹大铁拜入大风堂之门后,犹如一块纯洁的玉石,遇到了名匠,得到了一琢一磨的机遇和成就大器的因缘,他得到的不仅仅是学习绘画,而且从张善孖、张大千处学到了为人处世的经验,为他日后的成长和成功提供了指引。

\

\

左起:张大千先生绝笔(题赠曹大铁先生);张大千先生1943年绘赠曹大铁《高士图》
有趣的是:在大风堂弟子中,笔者发现张大千和曹大铁师徒俩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和共同点,比如结交朋友:三教九流,无所不交,尤喜好结交有才气的、侠义的、豪气的朋友,像张葱玉、唐云、周鍊霞、谭敬等都是曹大铁的磕头换帖把兄弟或盟姐。据《曹大铁传》披露,事关亲戚朋友,场面上曹大铁却是十分讲究,像结拜兄弟张葱玉曾在菱花馆作“寓公”近两年,曹大铁自然分文不取。
另据他的弟子回忆,在与铁公的交往中,只要朋友或弟子提出要欣赏他收藏的历代名迹和古籍善本,铁公往往会毫不犹豫拿出与其共赏,若有意借回家去临摹或是细品,铁公则不用他们打借条,甚至不限时间,如此慷慨至今令不少弟子和好友记忆犹新;又比如学识:博学多才,博大精深,诗词、书法、绘画、篆刻、收藏、鉴定等无所不涉、无所不精;再比如为人处世:讲义气、重情义,守信用,做事做人大气海派,尤其是他从不讲别人坏话,相反极力推崇朋友和同道,即便是名声比他小的朋友或是学生,他同样不余遗力地推介。所以,曹大铁的做派如果用张大千常送好友的一幅对联——佳士姓名常挂口,平生温饱不关心”来对照张曹师徒俩,恐怕是再恰当不过了。

\

明天启刻本《老学庵笔记》(曹大铁旧藏,唐云绘《松禅老人午睡图》)
同样,也正是他们独特的人格魅力和魔力,曾经俘获了无数女人的芳心,像张大千除娶了四房太太外,还有不少中外红粉知己,其中,张大千与李秋君演绎了一段刻骨铭心的柏拉图式旷世绝恋,至今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曹大铁一生有6位夫人和若干红尘情人,其中有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的是把兄弟张葱玉、唐云介绍;有的是曹大铁遇难时在监狱里被人爱上;甚至更有一见钟情的女黄冠(女道士)……在他的夫人中,既有天生丽质、亭亭玉立的大家闺秀,也有琴棋书画、无所不善的聪慧才女;既有为自己信仰奋斗的中共地下女党员,也有同被莫须有罪名关入牢房的女狱友……

\

曹大铁行书致唐云诗文稿
对曹大铁而言,女人的魅力固在年轻、美貌、性情、才艺等诸多方面,但最让他难于忘怀的、最让他情愫寄托又可深情回眸者,却是为女人所作的诗词。曹大铁的诗词稿中本有不少事涉乙青女冠萧杨的曲目,如《药院行•为乙青女冠作》《衢州旅次怀乙青》《秋窗寄杨》《孤云辞•并序,为萧杨赋》,词稿里面有:《鹧鸪天•为萧法师画扇並赋》《齐天乐•酬乙青》《菩萨蛮四首•富春江上寄杨》《八胜甘州•简萧兄》《浣溪沙•座上酬杨》《水调歌头•简提》等,可遗憾的是找遍《梓人韵语》却只有孤零零的一篇;兹录于下,诸公可窥一斑。
水调歌头 闽南旅次寄乙青女冠
消息春光逝,燕子咒东风,起住便匆匆。
已作客中送客,即是梦中逐梦,远道讵相逢。
昨夜深寒雨,隐隐白云中。   
菜花黄,杨柳绿,小桃红,清明上巳已过了,只恼有狂蜂。
相见云衣新替,更着玉簪高髻分外现青丰。
缘会神仙合,重约武夷峰。
从上不难看出,曹大铁除了人格魅力外,用诗词传情也是征服女人的一大利器。所以,曹大铁的艳福时常被众多好友津津乐道,羡慕不已。
曹大派头”绰号享誉十里洋场
抗战胜利后,也就是1946年冬天,张大千在北平光顾琉璃厂时,时常遇上不少古代名迹(俗称“东北货”),有一次遇上一批五代、宋元名迹9件,其中有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董源《潇湘图》、宋人《溪山无尽图卷》、宋人《群马图》、元钱舜举《明妃上马图》、姚廷美《有余闲图》、周砥《铜官秋色图》、明沈石田临《铜官秋色图》、姚云东《杂画》六段等9件名迹,这些都是清廷热河行宫流出的珍品。当时大千资金一时周转不过来,但他首先想到的是弟子曹大铁,于是请好友方介堪拍电报给他,曹接电报后,毫不犹豫,立马用110两黄金兑换1千多万元汇到北京,要知道那时110两黄金这是一个天文数字,圈内人和媒体知道后给大铁先生起了个“曹大派头”绰号,没想到这一绰号迅速在十里洋场广为流传。

\

曹大铁《集宋十家词》书联
当大千回上海后即召大铁到身边,问他要钱还是要画,大铁表示要画,大千随即从收藏的古画中挑选三张元画和一张明画,由于曹大铁也是著名字画和古籍版本的鉴定家,对画的市场价值心知肚明,于是对老师说太多了,不肯要,而大千怎肯让弟子吃亏,执意要给,大铁没办法只好依老师,拿回家后马上请结拜兄弟张葱玉来赏画,张葱玉眼光一流,自称“毒眼”,当即以170两黄金吃进,这样曹一转手多得了60两黄金,曹随即将多得的60两黄金归还大千,令大千为有这样弟子感动和骄傲,并成就了一段艺坛佳话。
善本鉴藏最具特色
曹大铁的收藏与张大千不同,张大千主要收藏历代字画,曹重点收藏古籍善本,其藏书之丰,鉴赏之精,在藏界享有很高声誉。他自称藏有“十宝”。其中北京图书馆藏的南宋刻本《昭明文选》,又称“池州本”,是海内孤本,毛主席六十寿辰时影印过这部书。当年这部书即为曹大铁收藏,后被徐澄中抢购,辗转到北京图书馆。曹氏藏书有四大特点:
一是曹大铁与一般爱收藏者不同,他只爱宋、元、明时期的善本版本,对清一代还很不屑,这一特殊嗜让他常常一掷千金,在所不惜,有时甚至“入不敷出,债台高筑”,曾负债数百两黄金收购心仪的名椠善本。
二是其藏书讲究版本源流,授受有绪,递藏脉络清晰。如收藏有前代大藏家之藏书如曹楝亭、翁玉甫、姚觐元、蒋伯笙、张燕昌、傅沅叔、王绶珊等诸多名家的旧藏之物,并崇尚钱谦益等大家的藏书风格,注意搜集了本邑大藏家钱氏绛云楼旧藏、陈揆稽瑞楼藏书、赵氏旧山楼藏书及其书目等等。
三是所藏多稀见本,甚至有各大图书馆均无收藏之本,并注重稿本、抄校本、批校本等。所谓‘断纸残页不可轻视,只言片语皆成文章’。如《明思宗毅皇帝本记》,书于钱牧斋《有学集》和《初学集》的稿纸之上,有钱曾题跋。又如明天启刻本《老学庵笔记》,是翁同和批校本,为翁同和戊戌还乡之后所读书,其批校多有与宫中事相联系,很具史料价值。沪上画坛名家唐云先生看过此书之后,欣然提笔,绘《松禅老人午睡图》一幅于卷首。
四是其大部分藏书中,有(曹大铁)自题序、跋于卷端、书尾,或考辨得失,或记述来龙去脉,或吟哦性情。他本是传统诗词的行家里手,故其文字精采,纪事述怀,耐人寻味。他本人古文底子极厚,又精于版本目录之学。其藏书继承虞山藏书派传统,注重善本,宋元刻本外,多数为明代刻本、稿本、孤本,价值高,数量也不少。据其《半野园曲》本事注载,被错划右派时,“善本图书四百二十六目,名画廿七件,悉数没入公库”。经反右、文革,尚存善本一百五十三种。曹大铁的藏书,继承了吴中虞山藏书派的优良传统,注重善本。曹氏所藏之历代善本,数量众多,内中除了有极其珍稀的宋、元刻本外,多数为明、清的刻本、写本、抄本、校本、批本、稿本,其中有不少善本,还是现今世上独一无二的仅存孤本,可称是善中之善,精中之精,其价值之高,实在是无法估量!中国嘉德拍卖公司的善本专家拓晓堂先生曾言:“不论别人如何评价,我总以为,大铁先生,是三百年以来,路子最正的最后一位常熟鉴赏派藏书家。”

\

莫友芝、曹大铁等递藏《分类补注李太白诗》二十五卷 目录一卷 白棉纸
曹大铁除收藏古籍善本外,还收藏了大量名人书画,民国时期主要以收藏古代名人书画为主,在圈内享有很高知名度,并时有巨额买卖。1953年经上海文管委徐森玉之手,向上博捐赠了明唐寅精品《女几山佳行图》。2007年其子曹公度代表他向常熟博物馆捐献的张大千《浣纱图》轴、钱瘦铁《木落秋远图》轴,即为其书画藏品的一部分。
在古籍善本拍卖会上,曹大铁的藏品一直很受市场欢迎,记得2004年,在中国嘉德拍卖举办的春季古籍善本拍卖会上,曹大铁先生旧藏的清初文坛领袖钱谦益撰写的《大佛顶首楞严经疏解蒙抄》拍出269.5万元高价,创下了当时中国古籍单件拍品成交的世界纪录。

\

​唐寅《四十自寿图》(曹大铁旧藏)
曹大铁的书画近宗张善孖和张大千,远追宋元,擅长山水、人物、花鸟和书法,技法娴熟,绘画理论精道,尤精水墨山水和行书,个性极其鲜明,曾为国内多处名胜古迹题匾,如维摩山庄、摸奶亭、包公祠、云楼塔院等。有评论家认为,曹大铁无论绘画还是书法都被鉴藏名声所掩盖。他的绘画功力深厚,始终洋溢出大千气派的酣畅与洒脱。他笔下画作,不仅有大风堂的遗韵、风度、气质,还融入了古代其它流派。所以,民国时期,曹就挂润格卖画,当时颇受市场欢迎。建国后,由于多次受到政治运动的打击,曾经叱咤风云的他渐渐地淡出了人们视线。七十年末平反后,已近暮年,耳聋眼花,发白齿凋,体弱多病。九十年代国内兴起艺术拍卖后,曹大铁的个人书画常常在各大拍卖会上亮相,价格卖的并不低;近来赝品不少,但价格不高,这与民国时曹大铁行情形成了很大的反差。
笔者以为,曹大铁作为20世纪一位特立独行的传奇名士,其大富大贵、大劫大难、大起大落一生无疑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正如有专家所言,曹大铁的离去,预示着一个时代的终结。所以,关注他、研究他、收藏他的书画和书稿乃至信札就显得很有意义了。
朱浩云
2021年9月10日写于上海五栖斋
来源:雅昌发布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