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部全国美术考级上海名家培训中心揭牌
上海名家艺术研究协会第二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成功召开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天地 > 学术交流 >
徐建融│董其昌不是迷信的神话

徐建融│董其昌不是迷信的神话

时间:2019-08-13 16:16:09 来源:画鉴藏王永林 作者:徐建融

徐建融│董其昌不是迷信的神话

 

上博去年底的董其昌大展,掀起了一股不小的“董其昌热”,一时间出版、讲座、报章、网络、自媒体无处不见“董其昌”,董其昌真有这么神奇吗?还是人们习惯了“蹭热度”这种行为,用“时尚”的形式打扮了一下这个路过的“小姑娘”?

早在董其昌并没有那么热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徐建融先生就有数篇专文深入研究过董其昌,作为当代研究董其昌的先导和引领者,面对现今这样的“董其昌热”,徐先生感慨地说:历史不应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董其昌不是迷信的神话”!

\

徐建融先生2018年12月8日应邀为上博大展作学术讲座《董其昌与中国画学的转捩》

徐建融先生谈董其昌不是迷信的神话:

“看不懂董其昌,说明还没有真正理解中国画”──这是众媒体对上博董其昌大展的一个宣传热点,同时又是学术创新点。什么是看懂,什么是看不懂呢?认识到董其昌的书画是好的、高级的,就是看懂了。认识不到董其昌的好、高级,甚至认为他有不好,就是看不懂。这句话的逻辑出处,是安徒生的童话,看不懂皇帝新衣之美的,就是一个傻瓜。

如果这个逻辑用之于数学,做不出这道微积分题,说明还没有真正懂得数学。那么,至少初中生以下的大批人,只能承认自己不懂数学。然而,用之于皇帝的新衣和董其昌,便人人都成了聪明人,成了懂得董其昌、懂得中国画的专家。因为说皇帝的新衣美,董其昌的书画好到极点,是人人都能说的,包括真正不懂的人。

\

徐建融   拟董华亭笔  二帧

过去,陆俨少先生对我说过:“看懂了董其昌,才能真正懂得笔墨,懂得中国画。” 但他绝不会说:“看不懂董其昌,就看不懂中国画。”这是因为,在自然科学,正定理是真理,逆定理不一定也是真理。“对顶角是相等的”,但不能说:“不是对顶角就不相等”,同位角、内错角也可以是相等的。人文学科更是如此,“练好了书法有助于画好中国画”,但“写不好书法就画不好中国画”吗?王希孟、张择端,没有资料证明他们书法写得好还是不好,吴道子、仇英则是有资料证明他们书法写得不好的,林风眠、关良似乎也没人说他们的书法写得好。“吃了人参有益于健康”,但“不吃人参身体就不会健康”吗?

关于董其昌,李可染先生受陆俨少的影响,在上世纪90年代时发表过谈话:“以前我一直没有看懂董其昌,直到晚年才看懂,他的墨用得真好啊!又清又亮,像月光一样。”能说李先生在90年代之前不懂中国画吗?明中期之前,董其昌尚未出生,吴道子、黄筌、李成、赵孟頫等等,大批的画家,当然谈不上“看懂董其昌”,能说他们都不懂中国画吗?
 

\

徐建融   拟董华亭笔   二帧

看懂了董其昌,有助于看懂中国画。但看不懂董其昌,决不意味着就不能看懂中国画。因为,通过看懂吴道子、黄筌、李成、赵孟頫、石涛、张大千、潘天寿、徐悲鸿、林风眠等等中的任何一个或几个,同样有助于我们看懂中国画。就像不吃人参而吃冬虫夏草,同样有益于人的身体健康。各人的体质不同,怎么能吃同一种补品呢?

正定理能够成立,逆定理未必能够成立。这是具有初中数学水平的人都懂得的一个逻辑。因此,从“看懂了董其昌,有助于看懂中国画”,反推为“看不懂董其昌,就不能看懂中国画”,作为一个学术的创新点,虽然十分吸引人的眼球,但实在是很不应该的,有害于学术的。

\

徐建融   拟董华亭笔

董其昌,只是丰富多彩、博大精深的优秀文化传统中的一格,而不是全部和唯一。而“看懂董其昌”,并不是只能说他好,不能说他不好。数学题的答案,错误千千万万条,正确的只有一条。而人文题的答案,真理千千万万条,歪理只有一条,即以自己的认识为唯一真理,不同于自己的认识都是歪理。吴荣光云:“香光绝顶聪明,颇开后学流弊。”可为今天奉董为迷信神话的广大自称懂了董其昌的专家们下一评语。

\

徐建融先生参观董其昌大展

徐建融 

上海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重点项目十二卷本《中国美术史》宋代卷主编、清代卷副主编,《大辞海》编委暨美术卷主编,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工诗文,擅书画,精研美术史论、书画鉴定。出版有《法常禅画艺术》《晋唐美术史研究十论》《元明清绘画研究十论》《晚明美术史十论》《国学艺术十论》等百余部著述。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