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部全国美术考级上海名家培训中心揭牌
上海名家艺术研究协会第二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成功召开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古今中外 > 极目古今 >
明清家具收藏史话

明清家具收藏史话

时间:2019-07-10 15:34:56 来源:明清家具研习社 作者:

明清家具收藏史话

\

| 明清家具研习社|
  研习君语 
 
几度悲欢!

 

\

· 壹 · 
家具收藏史话
- FUNITURE COLLECTION -

中国明清家具收藏究竟始于何时? 
 
学术界目前对这个问题尚无定论。但中国古家具收藏之风始于洋人,这虽然有些讽刺,却是不争的事实。
 
尽管自民国初起,国内收藏家中,就不乏明清古家具收藏者,但他们均未以此为主业,只不过是把明清家具当作家中摆设而已。而洋人则以此为重,使明清家具大规模地漂洋过海,最终隐身于国外的豪宅大院和博物馆里。
 
1944年,德国人古斯塔夫·艾克出版了《花梨家具图考》,为中国明清家具研究开创了先河。
 

\

艾克著《Chinese Domestic Furniture》(中文译为《中国花梨家具图考》)
 
1971年,美国人安思远写了《中国古代家具》一书,再度将中国古代家具以图录形式昭示世人。
 
但1944年的中国,正处在内忧外患的时期,战争尚未平息;而1971的中国,则是“文革”的连天烽火,使国人无暇他顾。
 
直至1985年,王世襄先生将其大作《明式家具珍赏》奉与国人,姗姗来迟的中国本土明清家具研究,才悄然带动了国人有意识的收藏。
 

\

王世襄著《明式家具珍赏》
 
据此,有人将中国古家具收藏分为三个时期:
 
第一时期为民国初年至1985年;
第二时期为1985年至1995年;
第三时期为1995年至今。

\

 
第一时期,除中国的少数收藏家——如肖山朱家、北京费家等一批中国本土收藏家外,更多的是西方藏家蜂拥而至。当时的收藏标准定的特别高,几乎全是古家具中的精绝之作。
 
由于当时人们认定漆家具价值远高于其它家具,故在此期间漆家具自然成了被重点收藏的对象。
 
比如今天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美国费城博物馆、英国大英博物馆、法国吉美博物馆中所能看到的鸿篇巨制的漆家具,大都是这一时期从我国流散出去的。
 

\\\\\\

清晚期 剔红郭子仪贺寿图八扇围屏(卢葵生款) 大都会博物馆藏
 

\\\\

清 朱漆雕填戗金龙纹顶箱柜 费城博物馆藏
 
硬木家具中的紫檀、黄花梨精品家具,在这一时期也有不少漂洋过海,具体数量已无法统计。

 \\\

清 紫檀镂雕婴戏纹坐墩
 
第二时期,是中国古家具流动最快的时期。仅十年时间,成千上万的中国优秀古家具便以奔涌之势流向境外。
 
由于当时国内刚刚实行改革开放,人们的收藏意识淡薄,百姓们渴望新的生活,对古老的东西,包括老家具弃之毫不心痛,致使国内古家具收藏的最好时机丧失,而洋人却在这场变革中大大受益。
 
境外的中国古家具收藏家基本上都是在这一时期完成其收藏的,比如美国加州那座知名的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
 

\

原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
 

\

17世纪 黄花梨嵌大理石插座式屏风 
 

\

17世纪 黄花梨门围子架子床
 

\

16世纪17世纪 黄花梨圆后背交椅
 

\

17世纪 紫檀罗汉床
 

\

18世纪 紫檀南官帽椅(一对)
 
第三时期,中国开始有了自己的拍卖行。中国古家具在拍品中虽数量寥寥,但影响非凡。于是,残存在大街小巷的古家具身价立刻倍增,一件家具几百万元的身价让国人目瞪口呆。
 

\\\

明 黄花梨交椅 6944万人民币
 
国人开始注重家具收藏带来的乐趣,注重古家具中蕴含的巨大财富。价格的飞速上涨,客观上为国人保存了一大批优秀家具。
 
其实,明清家具收藏的历史远非如此简单,可谓一波三折,跌宕起伏。
 
具体说来,早在16世纪末至17世纪初,明清两朝更迭,由于战争对社会结构和民众生活秩序的破坏,致使大量硬木家具从宫廷王府流入民间。
 

\\\

明 黄花梨雕龙纹十二扇宫廷大屏风
 
当时,一批活跃在中国城乡的西方传教士,首次发现了中国古典家具的美学价值并大为惊叹,他们悄悄将其购买运回欧洲,用以家用或收藏。
 
这就是中国古典家具第一次成规模地进入欧洲。据说,当时英国有个家具设计师叫齐彭代尔,他以明式家具为蓝本,为英国皇室打造了一套宫廷家具,竟轰动整个了欧洲。
 
从那时起,中国明式家具便与从14世纪传入欧洲的中国瓷器一样,在国际市场上有了极高的地位。

\\

费城博物馆藏
 
鸦片战争中,中国作为老大帝国紧闭的大门被西方列强的炮火轰开。随着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体系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大量文物或被损毁或被盗抢。
 
明清家具,尤其是其中的精品便开始了大规模的外流。即使这一时期的欧洲商人在对华贸易时,也将中国明清家具列入了他们的购货清单。
 

\\

明16世纪晚期—17世纪早期 黄花梨百宝嵌顶箱柜
 
民国时期,军阀割据,天下大乱,外国商人趁机在中国城镇乡村大量收购明清硬木家具,有些外国商人干脆就在中国本土经营开店,转手倒卖发大财。
 
著名的有美国的杜乐文兄弟。此种收藏活动也促使外国人对中国古典家具进行研究。
 
德国人艾克曾编过一本《中国花梨家具图考》,是外国人收藏中国明清家具的指南文本,诱使外国收藏家通过收藏实物来挖掘中国古典家具的艺术及经济价值。

 \\\\\

清康熙 黄花梨镶绢本挂画大围屏(十二扇)
 
对此,民国时北京琉璃厂的一位古玩商人赵汝珍,在他的《古玩指南》里写道:
“欧美人士之重视紫檀,较吾国尤甚,以为紫檀绝无大料,仅可为小巧器物。拿破仑墓前,有五寸长紫檀棺椁模型,参观者无不惊慕。及至西洋人来北京后,见有种种大式器物,始知紫檀之精华尽聚于北京,遂多方收买运送回国。现在欧美之紫檀器物,缘由北京运去者。”
 

\\

清 紫檀升龙方角柜(一对)

\

清 紫檀嵌珐琅方香几
 
外国人对中国明清家具的需求,极大地刺激了中国本土的旧货商人。于是,国内老家具商店便开始大量收购硬木家具,以谋求高额利润。
 
与此同时,有眼光的中国收藏家和文化人士也在保护性地搜求它们。著名学者朱家溍先生的父亲朱翼庵先生,就是这个领域中先知先觉的代表。
 
但在建国初期,依旧有大量硬木家具通过各种渠道流失到国外。

\\

明 黄花梨南官帽椅(一对)
 

\\

明 黄花梨圆角柜(一对)
 

\\

清 黄花梨方角柜
 

\\

清 黄花梨百宝嵌博古纹方角柜(一对)
 
有鉴于此,在王世襄先生等专家的建议下,政府有关部门明文规定由紫檀、黄花梨、鸡翅木、铁力、乌木这五种名贵材料制作的家具不准出境。
 
但事实上,有些商人还是不断地想方设法将老家具销到海外牟取暴利。这一时期,虽说硬木家具的流失是严重的,但其在国内被毁损的情景,更加触目惊心。
 
硬木家具与瓷器、玉器、青铜器等古玩旧器不同,它首先是一种生活必需品,即使像黄花梨、紫檀等珍稀硬木家具从皇宫禁苑、王侯府邸、深宅大院流落到乡野民间,也大多数用于日常生活而很少被作为纯粹清供。

\\\

 
它们在使用过程中不免破损,难以修补时就被轻率地处理掉。可以说,在明清两朝更迭、太平天国、抗日战争、土地改革、大跃进、十年动乱等各个大变局时期,老家具的命运都是悲惨的,损毁得非常严重。
 
或与房屋庭院一起被毁,或因为被指认是旧时代、旧文化的载体被人为毁损,或因用途退化和室内环境改变而被拆散派作其他用场。
 
再加上老家具在材料和装饰方面的独特性,毁坏时可谓摧枯拉朽,易如反掌,而修复与再生却难于蜀道之登了。

\

即使是劫后余生的老家具,其命运也非一帆风顺。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住房的重新分配,使不少原先的富贵人家不得不蜗居一隅,笨重而占地很大的老家具,已不能适应这种变革了的生活窘况。
 
所以,硬木家具的命运再次多桀。直到上世纪80年代,随着民间收藏活动的苏醒,老家具才慢慢地进入人们的视野。但此时,硬木家具在内地的保有量已相当有限。
 
即使经济价值被重新肯定后,它们的拥有者也很少将其拿出来流通了。于是,存世量较多的老红木家具走到台前。正可谓“蜀中无大将,廖化充先锋”。

\

清 红木嵌螺钿扶手椅

\

清 红木冰箱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国门大开,港台地区和欧美等地的华人、老外争相购藏中国明清家具的信息传到国内,不少人抢得先机,一头扎进这个行业淘金,老家具便开始了更大规模也更加疯狂的外流。
 
此时,蛰伏已久的老家具商人似乎发现了商机,纷纷到北京、天津等北方城市和农村收购老家具,然后运到广州、深圳等沿海城市出境。
 

\\

 
天津的沈阳道文物市场仿佛一夜之间,便成了老家具的“大本营”;河北大城、青县、雄县等离天津几十公里的小县城也受到了辐射,成了老家具的集散地。
 
当地的农民纷纷扔下锄头,摇身一变,变成老家具买卖的专业户。山东、山西、陕西和东三省的一些老家具商人也加入这个行列,并形成一个巨大的网络。
 
他们首先将老家具运往广东,再设法混出海关。这种狂热现象,就是震惊中外的“八五狂潮”。海关方面虽竭尽全力加以阻击,终因缺乏专家掌眼,漏网之鱼不在少数,而拦截到的古典家具又往往是新仿的。
 

\\

 
“八五狂潮”在老家具收藏方面的影响是巨大的,也是深远的。其消极的一面是致使大批古家具精华远走他乡,而其积极的一面就是提升了中国古典家具的价值。
 
首先是一批中国的文化人重新发现了明清家具的美学价值,并试图重新解读其中的历史文化信息。如北京马未都、田家青、张德祥、周默等,以有限的资金涉足该领域的收藏,披肝沥胆,十年磨剑,终成黄花梨、紫檀、铁力木、老红木等专项收藏研究大家,遂在中国古典家具研究领域掌握了话语权。

\\\

明 紫檀圆包圆半桌 观复博物馆藏

\\\

明晚期 黄花梨弧面玫瑰椅 观复博物馆藏
 
国内的老家具收藏热潮也得到了国际艺术品市场的呼应。1996年秋,佳士得国际拍卖公司在美国纽约总部举办了一个中国古典家具拍卖会。这也是有史以来国际拍卖公司第一次举办中国古典家具拍卖会。
 
因此,它吸引了世界各地300余位收藏家亲临现场。经过两个小时的激烈竞争,107件拍品无一流标,全部成交。拍品成交价4次打破历史最高纪录,有的竟超过估价的10倍。
 

\\\\

 
这次成功的拍卖无可争议地标志着中国古典家具已经跻身于世界级重要拍卖品行列。
 
但,由于硬木家具的稀少,加之国家有关政策规定的限制,目前海内外收藏家和老家具爱好者多把目光对准了非五木老家具。这些老家具过去相对于硬木家具而言,被称之为软木家具或柴木家具,在南方还被称为白木家具。
 
不管怎样,它们与同时期的硬木家具一样,积蓄并传递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在中国古典家具中默默地充当着尽职尽责的角色,将古人的一切可以表达的和不可表达的思维方式和美学趣味融入其中。它们同样具有较高的收藏研究价值。
 

\

清 朱漆七屏风式罗汉床
 
决定一件古家具价值高下的主要不是材质,而是其历史性、艺术性、工艺性、稀有性及实用性等。木质的珍贵程度,只是诸多因素之一。
 
其实,世间万物,各有所值,不同种的木材,只要应用得当,均能物尽其用,显其优势。就木材本身而言,不同的木材都有其不同的欣赏及使用价值。重材质而不唯材质,才是收藏者唯一正确的选择。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