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部全国美术考级上海名家培训中心揭牌
上海名家艺术研究协会第二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成功召开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古今中外 > 澄怀九天 >
王亞法:​麵 緣——記常熟興福寺望岳樓老面館

王亞法:​麵 緣——記常熟興福寺望岳樓老面館

时间:2022-10-08 14:05:50 来源: 作者:王亞法

 

\

作者简介:王亚法,半空堂主,原少年兒童出版社编辑,九三学社社员,中国科普作协第一屆理事,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曾在《新民晚报》连载《彩笔风流》、《失踪的马队》等中长篇小说,並发表诗歌、科幻小说等作品近千万字,其《太空醫院》一文,曾被编入2016年五年级语文上册(鄂教版)教材。一九八八年赴澳定居,创建“澳洲上海同乡会”,旅澳期间,曾为香港《大成》杂志撰写介绍张大千、叶浅予、謝稚柳等老一辈艺术家的文章,并出版《故乡演义》、《他乡演义》、《张大千演义·故乡篇》、《张大千演义·海外篇》、《半空堂记游》、《半空堂杂谭》、《半空堂谭杂》等书籍;二零一一年後,曾三度赴美為伏文彥先生撰寫年譜,并爲多位“大風堂”再傳弟子畫冊撰寫前言;二零一八年和台北故宫博物院合作,编辑出版《摩耶精舍遗韵》画册,近年常为《澳洲日报》、台湾“中时新闻网”等港台报刊撰写介绍大陆艺术家的文章。

 

麵    緣

——記常熟興福寺望岳樓老面館

——王亞法

平生愛吃麵,吃過不少麵,記憶最深的,是少年時在蘇錫一帶吃過的酱油紅湯雙澆麵,有燜肉、爆魚,或者脆鱔當澆頭,其色可秀,其香可喜,其味可美,雖歲月流逝,流落他鄉,但每每憶及,仍齒頰留香。
三十餘年前去了澳洲,身居海外,常常念及的,是想吃一碗正宗的江南醬油湯面,慰籍鄉思,然而海外的中國麵,幾乎是清一色的廣幫。所謂麵者,麵粉裡摻合了雞蛋,其形四方,其色薑黃,入口有彈性,味同嚼蠟,且與餛飩同煮,名曰“餛飩麵”,其外尚有日本的烏冬面;越南的米粉麵;還有據說是從閩南傳去柬埔寨的粿條麵……最難入口的是意大利人用硬粒小麥粗粉麵(Wheat semolina noodles)做成的麵條,蠟黃色,有光暈,品相好看,西人一般將它和黃油、奶酪、洋蔥、番茄醤混煮……但入口粗糙,總覺異味。
悉尼是個移民城市,能吃到世界上所有的麵, 然而要吃上正宗的家鄉醬油麵,實在一碗難求。

\

(望岳楼老面馆入口)

前些年,我陪幾位老華僑回國游江南。一路上我吹噓無錫崇安寺“拱北樓”的脆鱔面和崑山的“爊竈麵”,但到了那裡,且不說店堂的傳統氣氛不再,就是那麵的味道,也和記憶中的不可同日而語。
今春,來常熟參加菱花館大鐵公的紀念活動,活動完畢,第二天一早,鐵公令哲公度兄,召集我等去興福寺望岳樓老麵館吃蕈油麵。
去興福寺吃蕈油麵,是我神求已久的事,起因是我每次去美國舊金山拜見鐵公的大風堂師兄,九十六高齡的伏文彥老先生時,每提及鐵公,老人必反復絮叨,當年同門師兄們去常熟,大鐵師兄必欲盡地主之誼,邀我們去興福寺吃早麵,一碗蕈油麵過罷,再上一壺清茶,古樹綠蔭下聽聊文壇掌故,和風惠畅中聽他數風流韻事,過一番酸文人的西園雅集之癮,甚是快活!

\

(望岳楼老面馆实景)

車子穿過一溜樹蔭,在停車場下車,對面坡下有一條小溪,不遠處就是興福寺的大門。溪邊遮陽傘星羅棋佈,傘下熱氣騰騰,喧譁聲中,吮麵聲不絕,眾生吃相,可入漫畫。
公度兄在此地有“常熟鄉紳”的外號,和店主相熟。店主張淑英是一位純朴勤快的女士,她聽說有海外來客,分外熱情,特地端來一盤麻油拌香椿,其色青蔥,入口嫩脆而頗耐咀嚼。說起這拌香椿,真是久違了,憶及四十年前,我去浙江採訪“瑤琳仙境”的溶洞時,桐廬領導請我吃過,只記得席上有人說,你們生活在大城市裡的人,只能吃到腌香椿,吃不到剛從樹上摘下的新鮮香椿,鮮香椿是老天賜給有福之人吃的……腹思至此,不由心中暗生妒意,羨慕居住在常熟土地上的蒼生真有天福!

\

(望岳楼老面馆蕈油面特色套餐)

一碗湯麵上桌,霧氣騰騰,香味撲鼻,但見濃湯似琴色褐褐,麵條似絲弦纖纖,端起碗來,心中驚嘆常熟真不愧為琴鄉,連這麵條也有琴的芳魂,麵蓋上的爆魚和燜肉,色澤紅白相配,濃淡适宜,一眼瞥之,不由令人舌尖生津,饞涎欲滴。
爆魚外脆內嫩,肉質細膩,一口咬下,頃刻饞舌攪動,味蕾生津;挾起燜肉,但見色澤如玉,抖瑟嬌顫,似坤女有羞澀之容,如乾男得玄妙之趣,香糯適口,肥而不膩,其味美也,不可說,不可說……
說來好笑,本饕端起麵碗,將麵湯吮吸見底,放下筷子,不由翹起拇指,驚歎:“天下第一麵”此一舉措,逗得公度兄側目大笑……
放罷筷子,店主前來問候,聽其介紹這蕈油麵的生成,光說這香蕈,是常熟特有的山珍,此物只有在秋季潔淨的松樹林中才有生長,一年一度,每逢採蕈季節,周圍的姑婆姨嫂,挎籃入林,採摘其來,送往麵館,廚師撕去蕈身上的膜衣,洗淨後用菜油爆香,然後投入八角、丁香、醬油、糖、鹽等佐料,烹煮而成……

\

(国家一级美术师、著名鉴定家曹公度题匾)

望岳樓老麵館的麵好,環境更好。前有小溪,溪邊用太湖石堆壘,錯落有致,上有石橋,下有游魚,岸邊柳枝飄飄,花叢鶯啼囀囀,有桃源之恬,東籬之悠。廚房和店堂開設在老屋宇內,青瓦粉牆,庭室高敞,其建築款式,和興福古寺混為一體,和諧天成,古色古香,置身其間,幾欲忘卻時空光陰,倘若此刻,柳如是和錢牧齋坐在鄰桌,或鐵公攙瓶庵老人拄杖前來,你絕不會有時空錯亂之驚。
環顧四周,道路整潔,小販守序,路人怡然,古舊建筑保護良好,見新舊參差,有損傳統格局,可見常熟的領導是有眼光的,在當今各地拆遷成風的境遇下,保住這塊淨土,頗為難得。

\

常熟兴福寺

收罷麵碗,店主端上香茗,公度兄説:“老兄美譽,剛才贊我常熟望岳樓麵食為‘天下第一麵’,此語甚好,能否以此為題,賜寫錦文,以酬店主美意,如何?”
我與公度稔熟,知其慧狤,他當年曾用此激將法,賺得唐雲前輩宜興茶壺,於是道:“你賺我文章,我賺你墨寶,你賜題‘天下第一麵’匾額,我撰寫《麵緣》小文,兩相打平,互不虧負,可呼?”
公度兄笑諾,擊掌為定。
笑謔,美食,香茗,不覺光陰易過,已近日中,興福寺傳來了清脆的鐃鈸聲,公度兄起身,邀我去遊寺,拜觀米南宮的“題破山寺後禪院”碑。

\

唐常建诗,宋米芾书。

臨別和望岳樓店主張淑英女士告辭,并約定今秋菊黃蟹肥時,召集世居澳洲的老外和廣東福建籍的僑友,來常熟游興福寺,品嘗望岳樓的天下第一麵,來常熟結佛緣、塵緣、麵緣……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四日於悉尼食薇齋北窗下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