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部全国美术考级上海名家培训中心揭牌
上海名家艺术研究协会第二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成功召开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品鉴 > 收藏鉴赏 >
全集丨吴昌硕(中国美术馆馆藏作品152幅)

全集丨吴昌硕(中国美术馆馆藏作品152幅)

时间:2022-09-01 10:57:11 来源:王氏书画家园 作者:

全集丨吴昌硕(中国美术馆馆藏作品152幅)

\

《剪取两竿风带雨》吴昌硕1912年152.7×37.8厘米纸本水墨
 
\
《国色国香》吴昌硕1927年89.9×133.9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汗漫悦心册墨鸥》吴昌硕1927年31×35×12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汗漫悦心册鸟》吴昌硕1927年31×35×19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红梅》吴昌硕1919年140.5×39.5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眉寿图》吴昌硕1912年139.7×34.1厘米纸本水墨
 
\
《红牡丹》吴昌硕1917年137.3×41.7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绿梅(右)》吴昌硕1916年148.5×161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兰花月影》吴昌硕1899年132.3×65厘米纸本水墨
 
\
《绿梅》吴昌硕1916年148.5×160cm×4 纸本水墨
 
\
《藐姑仙人冰雪肌》吴昌硕1899年179.5×97.8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凉荷》吴昌硕1910年177.2×47.3厘米纸本水墨
 
\
《墨鸥山水画年册十二开之一》吴昌硕1927年30.8×36.3厘米纸本水墨
 
\
《破荷》吴昌硕不详
 
\
《牡丹》吴昌硕1919年32.7×36.9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墨鸟山水画年册十二开之八》吴昌硕1927年30.4×35.5厘米纸本水墨
 
\
《墨梅》吴昌硕1921年133.4×41.2厘米纸本水墨
 
\
《墨叶白莲》吴昌硕1911年108×27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牡丹佛手》吴昌硕1916年179.7×44.2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墨荷》吴昌硕1912年26.8×34.6厘米纸本水墨
 
\
《墨笔瓶花》吴昌硕1890年112.5×38.7厘米纸本水墨
 
\
《墨玉兰》吴昌硕1921年148×40.3厘米纸本水墨
 
\
《牡丹》吴昌硕1925年132×32.9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牡丹兰花》吴昌硕1903年178.7×48.3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墨松》吴昌硕1919年150.9×54.1厘米纸本水墨
 
\
《浓艳灼灼》吴昌硕不详年187.7×48.6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青莲》吴昌硕1911年110.4×53.6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三秋》吴昌硕1911年136.1×65.5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古梅》吴昌硕1914年152×82厘米纸本水墨
 
\
《采菊东篱下》吴昌硕1925年104.5×24.5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傲霜图》吴昌硕1915年104.9×48.3厘米纸本水墨
 
\
《东篱野色》吴昌硕1918年136.5×67.3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白菜》吴昌硕1912年26×43.5厘米纸本水墨
 
 \
《高风艳色》吴昌硕1917年148.4×79.3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赤城霞》吴昌硕1910年97.1×45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东风吹作梅花蕊》吴昌硕1910年174.6×47.2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风壑云泉》吴昌硕1918年135.4×66.6厘米纸本水墨
 
\
《富贵牡丹》吴昌硕1920年179×47.3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粉白荷》吴昌硕1903年159.4×79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桂花》吴昌硕1917年136.1×41.7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荷花》吴昌硕1919年32.7×36.9厘米纸本水墨
 
\
《灯下观书》吴昌硕1908年106×40厘米纸本水墨
 
\
《春风满庭》吴昌硕1904年186.3×47.5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桂花花卉蔬果册十二开之九》吴昌硕1912年25.2×42.7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错落珊瑚珠》吴昌硕1905年31.5×85.4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桂花》吴昌硕1912年23.1×32.1厘米纸本水墨
 
\
《风竹》吴昌硕1924年131.6×33.3厘米纸本水墨
 
\
《花开黄金色》吴昌硕1915年136×66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汗漫悦心册幽兰》吴昌硕1927年31×35×16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汗漫悦心册群峰孤塔》吴昌硕1927年31×35×21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红菊》吴昌硕1912年138.8×42.9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芰荷香》吴昌硕1890年72.3×34厘米纸本水墨
 
\
《荷塘》吴昌硕不详纸本水墨设色
 
\
《荷花》吴昌硕1912年26.8×34.6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汗漫悦心册柳雀》吴昌硕1927年31×35×15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花影流芳》吴昌硕1910年89.8×47.3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劲节临风》吴昌硕1899年139.1×42.3厘米纸本水墨
 
\
《汗漫悦心册双石》吴昌硕1927年31×35×14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汗漫悦心册芍药》吴昌硕1927年31×35×17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金凤娇姿》吴昌硕1917年139.2×41.7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今花犹见今人红》吴昌硕1900年177.2×47.3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红梅》吴昌硕1910年134.8×67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老少年》吴昌硕1919年32.7×36.9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荔枝(花果条屏1/4)》吴昌硕1920年152×40.1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汗漫悦心册山林秋色》吴昌硕1927年31×35×20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芦橘黄肥》吴昌硕1901年144.7×40.7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篱菊》吴昌硕1890年103.1×55.5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栗里高风》吴昌硕1917年150×81.4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葫芦》吴昌硕不详年145.1×41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灵芝》吴昌硕1912年25×43.4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墨笔白莲》吴昌硕不详年147.5×81厘米纸本水墨
 
\
《葫芦》吴昌硕1890年187×47.8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汗漫悦心册临榆山景》吴昌硕1927年31×35×22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秋菊骨相》吴昌硕1923年105.5×42.8厘米纸本水墨
 
\
《芍药》吴昌硕1919年32.7×36.9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秋菊灿然》吴昌硕1920年113.6×44.8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三千年结实之桃》吴昌硕1918年96×45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十二洞天梅花册十四开之三》吴昌硕1923年27.2×16.9厘米纸本水墨
 
\
《秋光》吴昌硕1910年69.9×38.1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芍药山水画年册十二开之六》吴昌硕1927年31×35.1厘米纸本水墨
 
\
《珊瑚累累》吴昌硕1900年100.8×66.7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山中九秋》吴昌硕不详年137.5×68.6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枇杷(花果条屏3/4)》吴昌硕1922年149.5×40.2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十二洞天梅花册十四开之二》吴昌硕1923年27.2×16.8厘米纸本水墨
 
\
《山茶白梅》吴昌硕1910年145×40.9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墨菊》吴昌硕1927年107.2×50.7厘米纸本水墨
 
\
《瓶梅芝蒲》吴昌硕1920年106×40.2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乾坤清气》吴昌硕1914年134.2×33.8厘米纸本水墨
 
\
《牡丹水仙》吴昌硕1925年130×42.8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蒲塘秋艳》吴昌硕1925年150.5×41.8厘米纸本水墨
 
\
《墨葡萄》吴昌硕1890年67.3×33厘米纸本水墨
 
\
《葡萄(花果条屏2/4)》吴昌硕1920年151×40.3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蟠桃》吴昌硕1912年26.8×33.6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秋草》吴昌硕1919年32.7×36.9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墨竹》吴昌硕1902年178.4×46.7厘米纸本水墨
 
\
《拟张十三峰笔意》吴昌硕1912年96×67厘米纸本水墨
 
\
《神仙福寿》吴昌硕1917年74.1×134.3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十二洞天梅花册十四开之八》吴昌硕1923年27.2×16.14厘米纸本水墨
 
\
《瓶花佛手》吴昌硕1915年153.1×82.5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十二洞天梅花册十四开之七》吴昌硕1923年27.2×16.13厘米纸本水墨
 
\
《三色牡丹》吴昌硕1918年136.8×58.4厘米
 
\
《十二洞天梅花册十四开之六》吴昌硕1923年27.2×16.12厘米纸本水墨
 
\
《天竹梅花》吴昌硕1920年126.3×51.1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十二洞天梅花册十四开之十二》吴昌硕1923年27.2×16.7厘米纸本水墨
 
\
《天风和吟》吴昌硕1910年178.4×48.8厘米纸本水墨
 
\
《十二洞天梅花册十四开之十四》吴昌硕1924年27.2×16.16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水仙》吴昌硕1919年32.7×36.9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蔬菜》吴昌硕1912年28.4×31.4厘米纸本水墨
 
\
《铁网珊瑚》吴昌硕不详年178.5×48.8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铁骨红》吴昌硕1918年107.2×51.1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香遍大千》吴昌硕1910年102.4×48.6厘米纸本水墨
 
\
《十二洞天梅花册十四开之五》吴昌硕1923年27.2×16.11厘米纸本水墨
 
\
《水流花开》吴昌硕1908年137.7×39.4厘米纸本水墨
 
\
《寿松图》吴昌硕1916年152.2×81.8厘米
 
\
《芜园梅》吴昌硕1898年121×38.1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田园风物》吴昌硕1910年31.8×147.7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松枝山水画年册十二开之七》吴昌硕1927年30.7×35厘米纸本水墨
 
\
《梧桐芭蕉》吴昌硕1912年28.2×31.7厘米纸本水墨
 
\
《玉兰》吴昌硕1919年32.7×36.9厘米纸本水墨
 
\
《杏子初花》吴昌硕1914年149.7×39.9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萧斋清供》吴昌硕1925年33.1×36.3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新篁看欲活》吴昌硕1914年90.4×48.7厘米纸本水墨
 
\
《朱竹》吴昌硕1921年138.3×33.3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又一邨看梅诗意》吴昌硕1894年67.2×33厘米纸本水墨
 
\
《一花一世界》吴昌硕1920年138.5×39.5厘米纸本水墨
 
\
《幽兰》吴昌硕1899年133.3×37.3厘米纸本水墨
 
\
《枝藤烂漫》吴昌硕不详年137.5×39.4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雪蕉书屋图》吴昌硕1922年141.7×40.8厘米纸本水墨
 
\
《蔬果》吴昌硕1908年96.2×44.6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十二洞天梅花册十四开之十一》吴昌硕1923年27.3×16.9厘米纸本水墨
 
\
《石榴》吴昌硕1925年135.7×51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十二洞天梅花册十四开之十三》吴昌硕1923年27.2×16.15厘米纸本水墨
 
\
《十二洞天梅花册十四开之一疆邨先生像》吴昌硕1923年27.2×16.7厘米纸本水墨
 
\
《十二洞天梅花册十四开之十》吴昌硕1923年27.2×16.7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双石山水画年册十二开之三》吴昌硕1927年31.4×35.3厘米纸本水墨
 
\
《双松》吴昌硕1908年185.7×48.2厘米纸本水墨
 
\
《五色牡丹》吴昌硕1916年148.3×80.6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寿桃图》吴昌硕1924年111.8×58.3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岁朝图》吴昌硕1906年110.2×45.4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岁朝清供》吴昌硕1902年149.2×80.6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竹梅》吴昌硕1909年140.9×30.6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雪焦书屋图》吴昌硕1922年141.7×40.8厘米纸本水墨
 
\
《幽兰山水画年册十二开之五》吴昌硕1927年30.8×36.2厘米纸本水墨
 
\
《五月庐橘》吴昌硕1916年149×80.1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珠光》吴昌硕1920年139.5×69.5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珠颜容光》吴昌硕1921年118×43.3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忆芜园梅花》吴昌硕1903年113.5×31.3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缀珠》吴昌硕1896年127.3×59.6厘米纸本水墨设色
 
\
《竹吟图》吴昌硕1916年153×81.6厘米纸本水墨
 
\
《竹影婆娑》吴昌硕20 代年125.1×50.7厘米纸本水墨
 
吴昌硕,浙江孝丰县人。吴昌硕与虚谷、蒲华、任伯年齐名的“清末海派四杰”。吴昌硕是晚清著名画家,书法家、篆刻家,为“后海派”中的代表。杭州西泠印社首任社长。初名俊,又名俊卿,字昌硕,又署仓石、苍石,多别号,常见者有仓硕、老苍、老缶、苦铁、大聋、石尊者等。
 
吴昌硕,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8月1日生于浙江省孝丰县鄣吴村一个读书人家。幼时随父读书,后就学于邻村私塾。10余岁时喜刻印章,其父加以指点,初入门径。咸丰十年(1860年)太平军与清军战于浙西,全家避乱于荒山野谷中,弟妹先后死于饥馑。后又与家人失散,替人做短工、打杂度日,先后在湖北、安徽等地流亡数年,21岁时回到家乡务农。耕作之余,苦读不辍。同时钻研篆刻书法。同治四年(1865)吴昌硕中秀才,曾任江苏省安东县(今涟水县)知县,仅一月即去,自刻“一月安东令”印记之。同治十一年(1872),他在安吉城内与吴兴施酒(季仙)结婚,浙江归安县(今属吴兴县)菱湖镇人。结婚后不久,为了谋生,也为了寻师访友,求艺术上的深造,他时常远离乡井经年不归。光绪八年(1882),他才把家眷接到苏州定居,后来又移居上海。31岁以后,移居苏州,来往于江浙之间,阅历代大量金石碑版、玺印、字画,眼界大开。后定居上海,广收博取,诗、书、画、印并进;晚年风格突出,篆刻、书法、绘画三艺精绝,声名大振,公推艺坛泰斗,成为“后海派”艺术的开山代表、近代中国艺坛承前启后的一代巨匠。二十二年被举为安东(今江苏省连水县)县令,到任一个月便辞官南归。三十年夏季,与篆刻家叶为铭、丁仁、吴金培、王等人聚于杭州西湖人倚楼,探讨篆刻治印艺术,1913杭州西泠印社正式成立,吴昌硕被推为首任社长,艺名益扬,有《缶卢集》、《缶卢诗存》、《缶卢印存》及书画集多种刊行。七十岁后又署大聋。中国近代杰出的艺术家,是当时公认的上海画坛、印坛领袖,名满天下。
 
1927年11月6日,吴昌硕突患中风,在沪寓谢世,享年84岁。1933年11月,迁葬于浙江余杭县塘栖附近超山报慈寺西侧山麓,墓地坐落于宋梅亭畔。墓门石柱上刻有沈淇泉(卫)所撰联语:"其人为金石家,沉酣到三代鼎彝,两京碑碣。此地傍玉潜故宅,环抱有几重山色,十里梅花。"吴昌硕的绘画、书法、篆刻作品集有《吴昌硕画集》《吴昌硕作品集》《苦铁碎金》《缶庐近墨》《吴苍石印谱》《缶庐印存》等,诗有《缶庐集》。吴昌硕有三子一女,次子吴涵、三子吴东迈均善篆刻书画。
 
来源:中国美术馆官网,美术网。
全集丨吴昌硕(中国美术馆馆藏作品152幅)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