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部全国美术考级上海名家培训中心揭牌
上海名家艺术研究协会第二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成功召开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特别推荐 > 名家记叙 >
囤书拾取| 且忆我的书籍版本忘年交

囤书拾取| 且忆我的书籍版本忘年交

时间:2021-02-03 11:25:34 来源: 新华路时光 作者:王文琪

囤书拾取| 且忆我的书籍版本忘年交

\

笔者近影

\

赵凯,又名赵楷(1936~2017) 

2000年年头,复旦大学出版社社长贺圣遂先生在豫园“绿波廊”邀约沪上跑出版条线同行“打尾牙”。其时我已经不住原报社一位领导再三诱惑去了一家以经济报道为主的媒体,故甫一入坐即遭到同席洪丕谟先生当头棒喝:“文琪,侬搞啥个搞,那个生意劲是侬搞得吗?”
 
面对洪先生疾言厉色一本正经,我只得唯唯诺诺赧然以报,感念他的垂爱与期许。先前我在那家小报跑文化新闻又在副刊滥竽充数,与洪先生有所交集,特别是97年那会儿在《文学报》上为一位有争议的中医大师和洪先生打过笔仗,彼此多了一层熟稔与了解。记得他还赠我由佛学书局影印的《华严经》(单行本)《名山游访记》等五六部谈佛论禅的书籍。更深夜静想想这一辈子遭逢前辈的训诫、劝勉也不算少,盖自己颠三倒四“拎勿清”实在是多了一点。

\

洪丕谟先生(1940—2005)
\
洪丕谟先生书法作品

洪先生原是一家地段医院的中医科大夫,家学渊源深厚,书法功夫了得,国文底子胜人一筹,1980年代调入华东政法大学古籍研究部门做学问,在笔耕著述上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之古风。说起洪先生医术、书法、国学三者都拿得出手,自然想起2007年风靡一时的陈存仁热。是年,一个陌生的“老上海”人名在读书界闹出不小的动静,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整理出版的《银元时代生活史》《抗战时代生活史》《红楼梦人物医事考》等几部书籍是旅居海外陈老先生早年的著作。

\

陈存仁先生(1908~1990)手扎

话分两头说,一个是作者陈存仁,民国时上海滩一代名中医,代表业绩是治好大佬于佑任伤寒顽疾。1990年代“鸳鸯蝴蝶派”代表作家、长篇小说《秋海棠》作者秦瘦鸥在《上海滩》杂志发表回忆三四十年代海上文坛轶事时称,自己和陈存仁年龄差不多,“加上都爱‘爬格子’,向大小报投稿……”1950年前,医术与撰稿两手硬的陈存仁去港岛开诊所兼舞文弄墨,名动华人圈。次说陕西师大出版社偏居一隅,独具慧眼,好书连连,发行码洋屡创新高。用评论家雷颐的话说“陈先生是良医,在诊治病人的同时,也对社会‘望闻问切’,将鲜为人知的深层世态披露出来。”出版界耆宿沈昌文说得更为干脆:《银元时代生活史》“让我这个当年上海的‘小瘪三’大开眼界!”鄙人则想续貂跟进一句:当年这部卖得火爆的畅销书出自西部原先名不见经传的小出版社,着实令沪上出版大腕顿足捶胸,自叹弗如。
 
陈氏书系,特别是《银元时代生活史》这部沪上活化石般史书的发行数据表明,沪籍读者大大超过外省市的统计总量。同样遗憾的是,上海滩一代才女名媛张爱玲的四册文集1992年被安徽文艺出版社抢得首版先机,这不能不说是沪上出版界“墙内开花墙外香”的乌龙。好在稍后经现代文学硕士、南京作家叶兆言先生倡言,上海书店出版社彭卫国先生敢于担当,1994年首印上下册《苏青文集》两万余册。张、苏两位被誉为四十年代海上文坛双姝,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按下不表。
 
2008年和忘年交赵凯,又名赵楷(1936---2017)走动频繁,我是觉得《银元时代生活史》一些篇章正是唤起赵老童年记忆的读物。于是兴匆匆送给他老人家阅读,哪知自己却弄出了“乌龙”,由于装帧、书名差不多缘故,随手拿了陈存仁另一本著作《抗战时代生活史》,自己手上则多了“银元”复本。
 
赵老与我相识、相知,总不脱“书缘”两字。先前,一朋友从我这儿看到上海人美版《赵凯书画·丹青水墨》,钦慕其画风笔意,意欲选购其两幅画作。经我亲戚联络,我陪同一起去了锦秋家园赵府商订画作。由于那位朋友不谙行情,庶几点菜吃饭,而画家最是忌讳“按葫芦画瓢”,所以到手的真迹与画册上的原作大有出入,小有怨言。我只得呼哟嗨哟解释说,直接看样交易与订制买卖不是一回事,价钱也大相径庭。那次我倒是直接问了赵老拿出的以前画的一幅“墨竹”,稍微还了一下价,当场成交。赵老事后跟我说:侬眼光厉害,那是舍不得出手的作品。别人尝问起我与赵老何以熟络,脱口而出说,始于甲方乙方买卖关系,继而在访书、唠嗑上能找到不少共同点,差可算作酒逢知己焉。

\
赵凯先生陪同秦怡老师观展 
\
2005年夏笔者与赵凯先生留影

2013年,赵老拟将浅吟低唱多年的三部古风长诗结集出版,约我商议多回。最终在相关商谈上选定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而按协作出版之行规,前期的版式与校对等庶务由作者自行“搞掂”,我依嘱捧了一大摞“仿古”装帧的书籍供其遴选。赵老在南京有着根深蒂固的人脉关系,印刷排版则选中南京一家名号为“点石斋”的印刷厂。该厂掌门人据说是《新华日报》“跳”出来的行家里手,做过高二适等老前辈的书籍印刷业务,眼界比较高。赵老夫妇俩在那儿仅凭口嘱表达,排版工序了无章法。老板说,还指望这本仿古“线装书”参选装帧评比呐。赵老来电称,亟待鄙人赴宁现场作协调。那年赵老77岁高龄,老爷子发话,岂能违拗?我二话没说,当天去了南京。我曾为福建在沪商会等民间机构打理过多期杂志,也做过那么几本书籍,在编排流程、版式呈现上有点心得,要不也不会滥竽充数。事后,又对样书的注释部分详加雠勘。中国文联出版社老总审读书稿后特地关照将鄙人名字录入版权页。赵老爷子那部分别由《梅兰芳馨》《艺海堂歌》《秦美娘赞》三部古风长诗组成一函三册《梅刘秦诗传》大作,翌年十月假北京钓鱼台大酒店宴会厅举行隆重首发式,其时余应邀恭逢其盛。

\

赵凯编著分别由《梅兰芳馨》《艺海堂歌》《秦美娘赞》三部古风长诗组成一函三册《梅刘秦诗传》大作

\

赵凯在赠我的书籍扉页上这样写道:“跨越三十年时间,赋成此颂扬我国三位贤哲的歌行长诗。为印书付梓正式出版,复用力耗时多多。其中文琪老弟为此三诗出版,细校亲对,修改版式,其功德之大,用心之诚,若亲兄弟。特书之以赠文琪存览。 赵楷 二0一四,时在甲子秋” 
赵老系出生于上海的江苏常熟籍人氏,乡梓情深。十年前在与我的聊天中赵老爷子谈到明末清初进士出身的诗坛大家、常熟人氏钱牧斋与“有秦淮八艳之首”名号的柳如是旷世恋情,自然就说到陈寅恪先生大作《柳如是别传》。
 
嫩黄色封面、上中下三册《柳如是别传》在八十年代初文庙淘特价书市看到过,当时工作人员拆包的情景依稀有点印象,至于后来读书界掀起陈寅恪热,只能说明自己愚钝欠慧根矣。赵老爷子尝不无抱憾地对我说,久闻其名而未见其详,有一窥庐山真面目之意。我是比较看重版本的人,特点选了那套封面淡雅“生活﹒读书﹒新知”三联版恭奉老人家,以飨其盼。
 
据赵老说,常熟乡党曹大铁先生旧宅系《柳如是别传》中另一重要传主钱牧斋故居半野堂遗址,故大铁公将其藏书室名为“半野园”。奇人奇才,大开大阖曹大铁(1916—2009)与小其二十岁的赵凯同属“丁酉难友”。在很是漫长的岁月中,1940年毕业于上海之江大学土木工程系,跟著名古建筑园林艺术学家、同济大学教授陈从周“同窗四年”的大铁公身羁安徽建筑工程设计院,在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前夕被戴上“右”字号的赵凯则偏安于苏北响水中学执教。“丁酉之难”两人同属“夹紧尾巴”做人的专政对象,自顾不暇,不复相识。直至“副统帅”折戟沉沙,社会大环境稍有宽松的1972年,赵凯回常熟故里拜大铁先生为师,两人大有年华蹉砣相见恨晚之感喟。
 
2012年5月《情系故乡-纪念恩师刘海粟、曹大铁——赵凯书画展》在常熟博物馆隆重举行,时年七十有三的赵老邀我去常熟忝陪末座。余手头尚珍藏十年前赵老厘订的《曹大铁先生三十五年课赐函牍》(影印本),该函牍集合大铁公“课赐”赵凯百余封谈诗论艺书信,是研究曹大铁才艺造诣和曹、赵两位常熟夫子交谊的重要资料,赵凯先生在扉页上照录他挽铁公联:
 
“学跨理工文史,质若俚巷市井,书楔越朝逾代,二王颜柳倪文,以后近世无出其右者;
 
艺精诗赋丹青,尤擅鸿篇巨制,词章成千累万,李杜苏辛梅陈,迄今百年难降俦类人。”
 
曾记得2009年9月中旬某一天,余在赵府亲眼见证老爷子饱蘸笔墨,一气呵成书写此联。赵老不愧为老牌中文系科班出身,诗词古文底子丰厚,用典毋须查辞典。上联“倪文”、下联“梅陈”四人均籍隶苏锡,意蕴铁公乡贤也。“倪文”系指倪云林、文徴明。倪云林,元末明初诗人兼画家,与黄公望、王蒙、吴镇合称“元四家”;文徴明,明代杰出书画、文学家。梅陈指吴梅村、陈迦陵。吴梅村,大学问家、明崇祯进士;陈迦陵,清初词人冠首。
 
愚钝如我,在写此文时再次叨扰大铁公幺儿曹公度,求证“倪文”“梅陈”出处。蒙公度兄不弃,2016年获赠由他与蓝弧先生联袂撰著《曹大铁传》《曹大铁年谱》两部传记。近十多年来,余尝阅读诸多时贤大学问家的传记,不得不承认《曹大铁传》给人以震憾、耳目一新决非诳语。除了书画造诣,历经劫波的大铁公晚年自编旧体诗词总集《梓人韵语》出版发行,震动中国诗坛。奇人奇才、大开大阖大铁公诸般曲折履痕、骚坛名望,网上多有报道,毋须鄙人添足。我是想说,被誉为“常熟末代藏书家”大铁公究竟是怎么回事。

\

曹大铁(1916~2009),常熟人,从杨圻先生作诗、入张善子张大千昆仲门墙习丹青、叩于右任先生学法书。

\

曹大铁藏书
据称,大铁公藏书有家庭渊源,其老父亲曹菊生与旧山楼主关系密切,曾购得清季赵宗建氏藏品《旧山楼书目》。大铁公古文底子极厚,又精于版本目录之学。其藏书继承虞山藏书派传统,注重善本,宋元刻本外,多数为明代刻本、稿本、孤本,价值高,数量也不少。据其《半野园曲》本事注载,被错划“右派”时,“善本图书四百二十六目,名画廿七件,悉数没入公库”。经反右、文革,尚存善本一百五十三种。
 
大铁公生前对乡邦文献和常熟藏书家旧物的收藏极为注重,他藏有钱谦益《楞严蒙钞》手稿本、《明史断略》冯简缘写定本、毛扆精校《四书集注》、翁同和批校本《老学庵笔记》、汲古阁本《昭明文选》、陈揆撰《虞邑遗文录》等稀世珍品。他除藏书外,还藏名人书画。他收藏的清人余秋室所绘《柳如是访半野堂小影》图轴及毕仲凯所绘《河东君便装小像》卷图,是钱柳研究的重要资料。有关大铁公藏书之丰厚,除《曹大铁传》有详述外,另可参阅黄恽先生《辑常熟藏书事》、拓晓堂《曹大铁先生及其半野园藏书》等论著。
 
见多识广,精于鉴定的大铁公,与国内文物鉴定泰斗级大师交往甚密,多有切磋。常熟名流、93岁曹仲道老人言曹大铁“涉文史,即识版目录,能别宋元抄校是非,尤精鉴书法名画,遇其善者,他人方眩惑迟疑,大铁立许巨金,满鬻者望而得之,其果决如此。”此话并非夸饰溢美。试以一事管窥:上世纪50年代初,光绪十八年(1892)壬辰科进士黄炳元(字谦)与曹大铁在常熟鹤苑茶室喝茶聊天,有苏州书商来兜售古籍,内有一册《唐赐铁券考》,黄端详一会儿断言为宋本,而曹大铁则不以为然矣。
 
年方三十有五的大铁公竟然在垂垂老者、硕儒黄炳元先生面前说“不”,足见其胸有成竹之底气。黄老先生当场拉长脸面诘问曹大铁“你知还是我知?”曹答:“是我知。文史之学当推你,而版本之学,我不能谦让。你是竖通,我是横通。”当时,在座的另一位清末遗老、饱学之士钱南铁也附和黄的看法。次日,曹大铁将相关书目资料十余种带到茶室,凡涉及之处用彩纸夹入。黄、钱两人翻阅后,皆默不作声,默认并非宋本。因之,窃以为在当代藏书家名录中当推大铁公为巨擎矣。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