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部全国美术考级上海名家培训中心揭牌
上海名家艺术研究协会第二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成功召开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培训 > 教育指导 >
书画鉴定泰斗张葱玉:怎样鉴定书画?——八大绝招分享

书画鉴定泰斗张葱玉:怎样鉴定书画?——八大绝招分享

时间:2021-03-03 09:37:34 来源:秋晴山房 作者:秋晴山房

书画鉴定泰斗张葱玉:怎样鉴定书画?——八大绝招分享


在中国古代绘画鉴定方面,张葱玉的名字如雷贯耳。从美术史家、文博专家,再到收藏家,拍卖从业人员,都以张葱玉收藏过、记载过、鉴定过的作品为标准件。张葱玉是何人?为何张葱玉的鉴定功夫被人信服?那就是他建立一套完整的书画鉴定科学理论,成为文博界的书画鉴定标准,甚至是现代美术院校书画鉴定教学体系的基础。

\

张珩(1915~1963),字葱玉,别署希逸,斋号韫辉斋、木雁斋等,浙江吴兴(今湖州)人。张葱玉是解放后我国第一代书画鉴定大师、中国传统鉴定书画方法的集大成者、公认的中国书画鉴定界当代泰斗。

第一代书画鉴定大师
 
张葱玉能够成为泰斗级的书画鉴定大师,与他所拥有的旁人无可比拟的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是分不开的。南浔张家曾是中国首富,收藏甲天下。祖父张石铭、伯父张乃熊、父张乃骥及舅公庞元济皆擅书画喜收藏,所蓄多铭心绝品。张葱玉得此家学环境之濡染,五岁开蒙读书,家塾中即以书画幛壁。”后来又与谭敬、吴湖帆、徐森玉等人相过从,切磋研讨,闻见日富,遂称此中翘楚,郑振铎评价他是“目光直透纸背,伪赝之作无所遁形”。

\

张葱玉与妻子

张葱玉收藏的历代名迹很多,珍贵名画如唐代张萱的《唐后行从图》、周昉的《戏婴图》,颜真卿的《竹山堂联句》,宋代易元吉的《獐猴图》,元代钱选的《梨花鸠鸟图》、倪瓒的《虞山林壑图》、王蒙的《惠麓小隐图》等,到明代沈周、唐寅、文征明、董其昌、丁云鹏,清代石涛、王时敏、王原祁、龚贤等的作品就更多了。凭借巨大的财力、精深的造诣、丰富的阅历和敏锐的目光,张葱玉20岁时已被聘为故宫博物院鉴定委员会委员。

\

元王蒙惠麓小隐图(原张葱玉收藏)
张葱玉在任国家文物局文物管理处副处长,以及国家文物局“三人书画鉴定小组”时,经常要到全国各地的博物馆去指导工作和鉴定书画。在此期间,他也会为一些博物馆的书画鉴定和管理人员上课或作演讲。《怎样鉴定书画》就是根据这些演讲整理成书的,整理者是王世襄,校订者是启功。
 
张葱玉被认为是书画鉴定理论走向系统化和科学化的奠基人,这本两万字的小书被誉为古书画鉴定学的“里程碑”之作。后来,王以坤、徐邦达、杨仁恺等人关于古书画鉴定学的著作,均间接或直接地受到了《怎样鉴定书画》的影响和启发。
 

书画鉴定是完全可以学会的
 
根据张葱玉所写内容,我们要怎么鉴定书画呢?
 
清代政治家宋荦(1634~1714)性嗜古,精鉴赏,有《西陂藏书目》一卷,计数万册之多。有人评价其所收藏唐宋名迹,宋元秘帙,冠于河右”,有“江南第一收藏大家”之称。宋荦在《论画绝句》中记载:黑夜以书画至,摩挲而嗅之,可辨真赝。”他把书画鉴定说的很神秘,他说要在天黑后,用手摩挲画作的绢纸,用鼻子去闻,就能够辨别书画的真伪。

\

这就让很多人把鉴定书画看得很神秘、很玄妙,认为是门高不可攀的学问。张葱玉认为书画鉴定是完全可以学会的。就像我们能分清我们认识的人的声音,能辨别熟悉之人的字迹,辨别书画也是这个道理。
 
我们今天所提出的书画鉴定之学,是试图以科学的方法来分析、辨别古代书画的真伪、高低、精粗、美恶,来为文物和博物馆工作以及美术史研究打下比较有据的材料基础。它和旧时代的收藏、赏鉴不同,因为那是少数人争奇斗富或满足个人爱好的,那时对书画的评价,又常是从经济价值出发,所持的方法,或据一时的、部分的经验,或专靠著录、印章、题跋等等的片面依据,即使谈到艺术特点时,也常常是某家作风苍秀、某件作风古厚之类的几个抽象概念。

\

北宋 王希孟 千里江山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但是要精通鉴定又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每个书画家早、中、晚起的作品都不相同。好像一个人的容貌,变老变胖变瘦,不能说前后不是同一个人。而且自古至今,书画家不计其数,就算以大名家而论,也不止千百个人。各家再有分期,那么这就是书画鉴定的难度。即使是真迹,还有优劣问题。遇到某家的作品,要分辨出它是代表作,还是一般的作品,还是较差的作品。

鉴定书画应从何处着眼?拿什么东西作为依据呢?
 
张葱玉把书画鉴定分为主要依据和辅助依据两方面。鉴定的主要依据应该看书画的时代风格和书画家的个人风格辅助依据,方面很多,最常关涉到的是:印章、纸绢、题跋、收藏印、著录、装潢等。
 
另外书画鉴定还要具备历史、美学、文学等知识,书画创作也应该了解的,这些知识不是必须具备,但是知道则对鉴定非要重要。

\

东晋 王羲之 兰亭序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01
时代风格

 
书画时代风格的形成,是和当时的政治经济、生活习惯、物质条件等有密切关联的,就是说不能脱离它的时代背景。
 
例如写字,自古至今就有过许多变化。宋以前人写字,席地而坐,一手拿简册,一手悬肘挥写。后来用高桌子,手和臂的姿势以及执笔的方法也随之而改变。再后由于科举制度的盛行,不同时期的考试规定,对书法提出了不同的要求。明代规定虽要写小楷,但书体还未限制。清代试卷到康熙以后更为严格,要求行行齐整,字字匀称,划平竖直,又光又圆,于是连手腕都挨着桌面了,形成了所谓馆阁体的书风。

 \

写字方式在不断转变

明代帖学盛行,科举考试中即使满腹经纶,字写得不好也会名落孙山。董其昌的书法成就很高,他能走上书法艺术的道路,也和所处时代有着必然的关系。董其昌十七岁时参加会考,松江知府衷贞吉在批阅考卷时,本可因董其昌的文才而将他名列第一 ,但嫌其考卷上字写得太差,遂将第一改为第二,同时将字写得较好些的董其昌堂侄董源正拔为第一。这件事极大地刺激了董其昌,自此钻研书法。这固然属于科举仕禄范围的现象,但即是在野的文人、方外的僧道,由于种种关系的影响,也常无形中反映出那一时期的风气。
 

\

明董其昌崔子玉座右铭 上海博物馆藏
我们把不同时代的书法作品放到一起观摩比较,有意识的分析,便能看出其中差别。

\

明沈度(台阁体代表) 敬斋箴册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不仅书法本身关系重要,即从文学方面来看,不论是诗是文,词汇的运用,事迹的叙述,思想感情的表达,也都能看出它的时代风格。
 
例如西晋陆机《平复帖》,是陆机写给一个身体多病、难以痊愈的友人的一个信札。其中句法语气,在明朝人的信中是不会有的。就书札行款格式来说,自晋唐至明清也有很大的变化,连称呼都不相同。今天我们用千古”作为对死者的哀悼,明代却用来对生人表示尊敬。清人书画题款惯用的“某某仁兄雅属”,明人是不会这样写的。不同时代的字,笔划也不同。武则天时新创的字,不可能在南北朝时出现。

\

西晋陆机 平复帖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从绘画来说,古代绘画创作的操作方式也和元明以后文人案头作画的方式不同。唐宋以前,壁画盛行,画家们是站着画的,就是在绢素上作画,也多绷在框架上,立着来画,像今天画油画似的。大约从宋代开始,将纸绢平铺桌上的作画方式才渐渐兴起来,卷轴画便盛行起来,例如北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

\

南宋 无款人物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画中屏风以大幅山水花鸟作为装饰)

绘画自古就是为政治服务的,旨在成教化,助人伦”指鉴贤患,发明治乱”,所以首先促进了人物画的发展,而《女史箴》《列女传》等都是宣扬封建礼教的题材。东晋顾恺之的线条风格是春蚕吐丝,始终如一”,唐代吴道子创造了一种波折起伏、错落有致的莼菜条”式的描法,转折快利、顿挫分明的描法要到南宋才开始流行,例如李唐的《采薇图》。
 

\

东晋顾恺之 列女仁智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北宋 武宗元 朝元仙仗图(受吴家样影响) 南宋李唐 采薇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山水画初起时不讲究比例,山水作为人物画的背景出现,处于次要位置,例如顾恺之《洛神赋图》,没有解决山水画空间上的问题,人大于山,水不容泛”是它的时代风格。等到画家知道只要按照比例就可以将大自然缩写到画幅之中,所谓竖划三寸,当千仞之高,横墨数尺,体百里之迥”,又不禁对此“奇迹”大为赞叹。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早期山水多摄取全形,要到南宋李唐、马远、夏圭诸家截取山腰、山脚,取景才有另一步的发展。北宋大家如李成、郭熙,所画树石是中原景色,南宋才出现水天空濛的一角,例如马一角、夏半边元代文人画讲求笔情墨韵,以书法入画,不以形似为工,使山水面目又为之一变,例如“元四家”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唐宋画家注重创稿,所以说十日一山,五日一水”,表现他们刻意经营。元明以后的某些文人画家,构图落墨往往顷刻而成。

 \

东晋 顾恺之 洛神赋图宋摹本局部
 

\

北宋 范宽 溪山行旅图 

\

南宋 马麟 长松山水图大都会博物馆 
在花鸟画上,五代、北宋的花鸟画着重写生,后来才有写意的“四君子画(梅、兰、竹、菊),这和文人画有密切的联系。
 

\

五代黄筌 写生珍禽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

北宋赵佶 桃鸠图 

\

明 徐渭 墨葡萄图
绘画中的服饰器用,所反映的时代特点更为鲜明。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中写道“ 观画之宜,在乎详审。只如吴道子画仲由,便戴木剑;阎令公画昭君,已着帷帽。殊不知木剑创于晋代,帷帽兴于国朝。举此凡例,画之一病也。……详辨古今之物,商较土风之宜,指事形绘,可验时代。”张彦远曾经看到吴道子画的春秋时期的子路佩戴木剑,阎立本画汉代的王昭君戴帷帽,而佩戴木剑从晋代开始,帷帽于唐代兴起。由此可见自古以来鉴赏家对这方面就十分注意,熟悉各个时代的服饰器用对鉴定是有帮助的。古代画家也有画错了前代衣冠制度的,但只有错画或混淆了前代已有的,而不会预先画出当时尚未有的。
 

\

明唐寅 陶穀赠词局部

书画件幅的形式也有它的时代风格。如北宋人常画高头大卷。团扇宋元都有,明代就少了,一直要刭清代道光时才又时兴起来。折扇明初才更多地流行起来,起初用它来写字,后来才作画。对联产生于明代晩期,乾隆以后始流行,如有宋元人款的对联,可以肯定是假的。
 

\

清 金农 七言联南京故宫博物院藏 

只要我们书画看得多了,渐渐熟悉了,不同时代的风格在心目中就会出现一个轮廓。闭上眼睛,我们可以想得出北宋的画大概是什么样子,南宋的又如何;明代早期的字大概是什么样子,中、晚期的又如何。凡遇一件具体的作品时,首先要看它的风格特点属于哪个时代。
 
要充分考虑其他种种的可能性,一则提防有例外,二则前期的风格有时会延续到后代。元朝的某些道释画家,保存了宋人的面貌,一直传到明清,仍然变化不大,一个画家继承了前代的画派便具备了前代的一切特点。
 

 

02
个人风格

 
个人风格比时代风格还要具体,更容易捉摸。书画家各人的思想不同,性格不同,审美观点不同,习惯不同,使用的工具也往往不同。古人写字,不仅执笔方法有出入,运笔的迟速、用力的大小也不一样,在什么地方用力更是人各相殊。
 
米芾曾经对当时以书法闻名的几人的书法特点做了总结,他说蔡京不得笔,蔡卞得笔而乏逸韵,蔡襄勒字,沈辽排字,黄庭坚描字,苏轼画字。”而他自己则是刷字。从排、描、画、刷这些动词我们可以感受到他们运笔的速度各不相同。米芾刷字,肯定黄庭坚描字速度更快,我们可以看看米芾和黄庭坚的书法,做个比较,便能分辨出各是谁的作品。
 

\

北宋米芾 行书虹县诗卷局部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北宋黄庭坚王长者墓志铭稿卷 局部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张葱玉说他幼年学书画鉴定是从看字入手的,为了要求有切身体会,自从对写字的用笔有了门径,感到看字也能比较深入。从里再引申到看画,举一反三,对绘画用笔的迟速,用力的大小,以及笔锋的正侧等等也较易贯通。一个不受个人爱好所局限的画家,在鉴定绘画时在某些地方要比不会画的人占便宜,就是因为他能掌握作画用笔的原故。
 

\

北宋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 局部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南宋 金明池争标图 局部 天津博物馆藏

《金明池争标图》的作者目前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是张择端的早期作品,另一种是宋人画。与《清明上河图》相比,《清明上河图》中的龙舟笔法古着,人物用线古朴,《金明池争标图》中的龙舟、人物画法过于精致,《金明池争标图》的画风则和南宋《女孝经图》的相似。

 

03
印章

 
印章是文件上的证明物,是“取信于人”的东西,书画家用以表示确属自己的创作,鉴赏家用以表示自己的鉴别,都是相当郑重的。印的质地比较坚固,所以某一家的某些印可以延续若干年,甚至更久。印虽然会换,但是究竟不是每一件作品都是一个印,所以常用印是存在的,从印章的真伪来帮助判断作品的真伪,是相当有根据的。
 

\

清 康熙御用田黄玉石印章 
十九、二十世纪之际的收藏家曾将印章作为鉴定书画的主要依据。庞元济就非常重视印章,主张逐件画、逐方印地进行比较。印章除了它有可作为依据的一面,还有它不完全足为依据的一面,所以只能作为辅助依据。
 
因为印章本身比使用印章的书画家寿命长。书画家去世后,如果印章还在,别人可以将它盖到伪造的书画上去。例如民国时上海有个画家得到一套戴熙的印章,利用它制造了大批的假画。
 
有些书画家所用的印章虽比较固定,不常更换,容易核对;有些书画家的印章却既多且乱,根本无法核对。这是鉴定书画印章难以为凭的另一个理由。例如沈周的《卧游图》里画牛的一开,里面两方“启南”印,字文大小相同,但非一方。画家中印章多而乱的不止沈周一人,因此专凭印鉴来断定真伪是不可取的。
 

\

明沈周卧游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印章也有它的时代风格,形状、篆法、刻法、质料、印色等等都因时或因人而异。宋人讲究的印泥用蜜印,一般人用水印,油印出现较晚。蜜印、水印色淡而模糊,与油印区别很大。
 

04
纸绢

 
书画凭借纸绢而存在,纸绢对鉴定之重要自不待言。不同的绢纸,有它的不同特点,在不同的纸绢上作书画,便出现不同的效果。书画家各有他们自己喜用的纸绢,以期能更好地表达出他们的艺术特点。例如刘墉、梁同书等人喜用蜡笺,米芾、欧阳修都用过一种白色发灰的纸,只北宋有。沈周、文征明等常用一种白棉纸,质松而容易变黑。宋画院尤其是南宋中期画院所用的绢,光匀细致,历久不纰,可能是由于经纬紧密,灰尘不易侵着的缘故。
 
纸绢也有它的时代风尚。宋朝四大书法家都用熟纸写字,到元朝才有用生纸。早期绘画多用绢,后期多用纸,这与画法的发展有关。宋代画家如范宽、郭熙等,多用水墨烘染,故绢素为宜,元以来的文人画偏重皴擦,用纸便于表现。
 

\

元 赵孟頫 鹊华秋色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但是不能仅凭纸绢作为鉴定书画年代或者真伪的依据。因为古代纺织原料可以长期不变,生产技法也可能延续很久没有改变。另外,我国幅员辽阔,同一时期生产的绢,因地区不同、蚕种不同、织法不同,反会有相当大的差别。再说古代纸绢也可以留到后代才被人使用。文徵明、王宠等便用过藏经纸,金农也常用旧纸书画。近代作伪越来越精,曾有人用白棉纸的明版书,切下天地头,泡成纸浆,重制成小幅笺纸,看起来和明朝纸质料一样,不易分辨。纸绢对鉴定还是有一定的帮助,前代的纸绢后人虽能用,但后代的纸绢前人却绝对不可能用。
 

05
题跋

 
题跋可分三类:作者的题跋,同时人的题跋,后人的题跋。大部分题跋是为了说明这件作品的创作过程、收藏关系、或者考证它的真、赞扬它的美。于是有很多作品因为有题跋而增加了后人对他的信任,但是书画有伪所以题跋同样有多种作伪情况。真古画配别的人伪跋或者伪画配真跋,是常有的事情。
 
吴昌硕作画喜欢一批一批地画,上午画完放在地上,午睡以后再题诗添款。别人有时把画好的画拿走了,用假的顶替,老先生乍起床,未加思索就一律题上了款。有的画家晚年误把别人摹仿他的画当成亲笔,加上题跋。这样的事在近代画家中既然发生,古代怎敢说没有?

 \

元 卫九鼎洛神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看到画上有作者同时人的题跋,应当弄清楚他和作者之间的关系。例如卫九鼎的《洛神图》有倪云林的题诗。卫和倪云是好朋友,倪题既真,也就增加了画的可靠性。故宫所藏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大家公认是真迹,此卷无款识,鉴定依据除绘画本身的时代风格外,张著的跋也很重要。张著为金人,离张择端的年代不远,他的话可以令人相信。
 

\

清明上河图张著题跋

后人的题跋,对书画鉴定能起多大作用,要根据具体情况来进行分析。作伪在宋代已很盛行,米芾《书史》便记载他所临写的王献之《鹅群帖》及虞世南书,被王晋卿染成古色,加上从别处移来的题跋,装在一起,还请当时的公卿来题。这些字卷如果传到现在,宋人题跋虽真,帖本身却是米芾临的。
 
题跋对书画的鉴定是否可信还要看题跋者的水平。乾隆题跋很多,但鉴别能力却差,他先得到了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的赝品(子明卷),非常喜欢,每次阅看,必加题识,将卷中的空隙都填满了。后来真本也入内府,他却说是假的。文徵明的题跋可信度较高,他工书善画,鉴别能力高,说出话来就有分量。
 

\

富春山居图子明卷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

元黄公望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鉴定的人除了眼力有高低之差,还须看他对作品的负责的态度如何。董其昌经眼过很多书画名迹,但在品评真伪上极不严肃,因此不能对他的题跋完全相信。
 

06
收藏印

 
收藏印对书画鉴定也有帮助。一是有些名迹经过历代鉴赏家收藏都盖上了他们的钤记,将收藏者的时代排一排,便可弄清它的传世经过,流传有绪”就是指此。其次是有几位鉴赏家如梁清标、安岐眼力特别高,凡经这二人盖过鉴藏印的书画,绝大多数是精品。再次是收藏印可以为作品的下限年代提供可靠的根据。例如一幅画如有宋徽宗赵佶的收藏印,可以确定最晚也是北宋。
 

\

唐 韩幹 照夜白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收藏印和书画家的印章一样,也不一定可靠。后人既能拿书画家的遗印作伪,自然更能拿收藏家的遗印做假。越是著名收藏家的印,越是有人要仿刻,像项元汴的“天籁阁”“槜李”等图章,已不知被人翻刻过多少次了。
 

07
著录

 
前人对于看过或收藏过的书画,往往写成纪录,编为专书,对鉴定是很好的参考材料。但所有的鉴藏家都有著录,像项元汴、梁清标。
 
著录大体上可分两类:一类是个人的收藏,如安岐的《墨缘汇观》、庞元济的《虚斋名画录》。各朝内府的收藏著录像《宣和书画谱》、《石渠宝笈》。另一类是经手或过目的著录,如郁逢庆的《书画题跋记》、吴其贞的《书画记》等。撰者有的是经营书画生意的古玩商。又如《装余偶记》是字画裱工编写的一部著录。
 
各种著录书撰者的水平、时代、地区、方法等都不同,应当弄清楚每种著录的性质和特点,才能更好地利用它。
 

08
装潢

 
装潢与书画本身的关系更间接一些,但有时也可作为鉴定书画的有力佐证。各时代的绫、锦,花纹、色泽多不相同,装裱的式样也有出入。前人收藏印多盖在裱件的接缝上,因而它和装潢的形式也有密切的关系。
 
以著名的宋“宣和装”来说,在梁师闵《芦汀密雪图》这幅作品上,玉池用绫,前、后隔水用黄绢,白麻笺作拖尾,连本身共五段。玉池和前隔水之间盖“御书”葫芦印,前隔水与本身之间盖双龙玺及年号玺各一,本身与后隔水之间盖年号玺二,拖尾上盖“内府图书之印”共用七玺。
 

\

宣和七玺

\

 宣和装样式
 
裱工的一般情况是清中叶以前卷子拖尾短,所以比较细,嘉、道以后拖尾长,卷子就粗了。民间裱工南北传授不同,手法亦异。熟悉了以后,几种有特点的装潢不用打开书画便能知道是何时、何地的裱工,乃至是哪一家的藏品,从而为鉴定提供了线索。
 
作伪也有利用装潢使人深信不疑的,他们保留原装裱,挖出书画本身,将伪本嵌裱进去,即所谓金蝉脱壳”的办法。因此只凭装潢来鉴定又是肯定要上当的。
 

书画鉴定并不神秘,它和其他所有学问一样,需要时间、科学的方法,还有大量的实践。
 
张葱玉告诉我们书画鉴定有主要依据和辅助依据,但这种关系还要善于掌握,灵活运用,如果毫无辩证地去套用,也会出现错误。
 
实物和文献也有辩证关系。文献能提供在实物中见不到或未见到的材料,帮助我们鉴定;反过来实物也可以补充或纠正文献的疏漏或错误。书画真迹中蕴藏着大量的资料,特别是书画家的生平、籍贯、行履和擅长的艺术种类,随处都可订补文献的失误。
 

\

唐 唐人宫乐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书画鉴定家不仅要重视大名家,也要重视小名家。
 
除艺术价值外,还要考虑它的历史价值。价值高低还和传世多少有关。
 
鉴定不仅要看真的,还必须看假的。
 
鉴定工作者固然不可有主观成见,但也不宜无原则地轻易动摇。有些古书画存在的问题,由于条件不足,目前还无法获得彻底解决,不宜急求结论,也不必要求大家意见一致。
 
多看、多听、多问、多想。
 
看完全部,你还觉得书画鉴定很难吗?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