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部全国美术考级上海名家培训中心揭牌
上海名家艺术研究协会第二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成功召开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通联 >
于中令拜访陈佩秋世纪会

于中令拜访陈佩秋世纪会

时间:2019-09-09 16:03:36 来源:艺品生活 作者:三分

于中令拜访陈佩秋世纪会


历史上谢稚柳先生曾担任于右任先生秘书六年之久。但后来天各一方未再见面。8月14日下午远在洛杉矶的于右任之子于中令一行到上海参加纪念于右任诞辰140周年的活动,专程去谢家拜访陈佩秋先生以及谢稚柳之子谢定伟,实现了一次世纪会。

\ 

2019年8月14日,于中令先生、刘冰先生、钱世泽先生、王小岡先生等人因《于右任草书千字文》的出版签售特意登门拜访陈佩秋先生,回忆往事,追溯渊源。

\

于中令先生是于右老的公子,陈佩秋先生是谢稚柳先生的夫人,谢稚柳先生于1937年起在国民政府监察院担任院长于右任的秘书长达六年之久,缘分自此开始。谢稚柳先生之子谢定伟回忆道:“当时我父亲是于右老的秘书,于右老比我父亲大31岁,作为一个长辈,我父亲经常提起于右老的为人处世的风格和一些小故事,让我至今难忘。”

\

(左  于右任  右  张大千)谈起于右任和谢稚柳,又不得不提及他们共同的挚友——张大千。于右老与张大千友谊深厚,是一代“书圣”与“画圣”,且两人都银髯飘拂,以“美髯”著称。张大千原与谢稚柳兄长谢玉岑以友相交,1935年,年仅36岁的谢玉岑临终前托孤张大千之余,又请他要照顾弟弟谢稚柳,将之列于门墙。张大千当即表示:“你我交情如同胞手足,你的弟兄就是我的弟兄。稚柳有兴趣学画,我一定尽我所知指点他,不必列名于大风堂;手足之情,不更胜于师弟之谊?”足令谢玉岑慰于九泉的是,张大千以手足待谢稚柳,直至逝世,践行了对挚友的承诺。

\

1941年,张大千率众弟子抵赴敦煌莫高窟临摹敦煌壁画,同年,身为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的于右任也正在西行视察,得知大千的踪迹后,特意专程赶赴敦煌与大千见面。

\

(敦煌研究院)
同时,于右老也促进了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现敦煌研究院)的成立,使得敦煌壁画等文物得到妥善保护和管理。后来张大千在敦煌或感寂寥,力促当时身为于右老秘书的谢稚柳前来敦煌帮助自己整理研究关于敦煌的资料,并且特意写信给于右老说明情况,希望能够予以谢稚柳假期。于右老知道后极力支持他们,不仅批准了谢稚柳前往敦煌并且写信给西北军方希望能够保护照顾这两位年轻人。

\

(陈佩秋先生拜观千字文)80多年后,于右老公子于中令先生和谢稚柳夫人陈佩秋先生的见面,已然是一场缘分的再续,历史的世纪见证。陈佩秋先生看到于右任先生的千字文时,连连称叹道:“于右老写的字是真好,没有人能比得上!”

\\

(陈佩秋先生签名)千字文原藏者刘雅农之子、美国洛杉矶侨领刘冰说到谢稚柳先生时也表示,谢稚柳先生是父亲很好的朋友,是自己值得尊敬的长辈,这次能够看到陈佩秋先生就像看到谢稚柳先生一样,十分高兴。

\

2019年8月16日,《于右任草书千字文》新书首发暨签售活动在“2019上海书展”成功举行,谢稚柳陈佩秋之子谢定伟携带谢稚柳陈佩秋先生的用印来钤盖印章以此纪念于右任先生和谢稚柳先生的真挚友谊。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